我是今年三月底进书院的,回顾学佛前,从上学、从军、创业、娶妻生子并在城市中拥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一切似乎顺利。但回想近四十来年,却像是做了一场梦。学佛以来,已然在人生大梦中逐渐醒来,尤其进入书院后,更是我生命蜕变的过程。
  从小生活在农村,家里比较贫穷,内心一直有着强烈的自卑感。这也成了我努力工作和创业的动力,一切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从最初的一无所有到有了自己的公司,拥有了当初梦想的一切时,期待的幸福却并未到来,反而是家里渐渐开始不断地争吵。母亲与妻子的关系一直不太融洽,很多次,半夜在公司加班,会接到妻子的电话,不是问候,而是说“我们离婚吧”。很多次,后半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睡不到两三个小时,就在各种锅碗的摔打声中惊醒。
  当时的我,从未想过自己的问题,总想着我为了这个家而操劳,没有一个人是理解我的。因此开始逃避,不愿面对那让人窒息的家庭氛围。即使不需要加班,我也不想回家。一直不太喜欢的应酬逐渐多了起来,因为只有在和客户、朋友的吆五喝六、醉生梦死中,才会暂时忘掉不愿意面对的现实生活。工作的焦虑和生活的苦恼,让我迷失了,甚至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也许是宿世因缘,让我在最迷茫的时候遇到了佛法,并顺利进入书院。而后欣喜地发现,三级修学似乎就是为我而准备的:活着为什么、何为幸福、佛教的财富观等等。一次次的修学,都在拷问,这么多年来,到底为了什么而活着?苦苦追寻而不得的幸福究竟是什么?之后一系列的修学,让我逐渐找到了迷失已久的方向,生命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也越来越清晰。
  我开始从自身去找问题,这么多年,对财富和事业的追求,似乎是为了家人的幸福在努力,其实却是追求一种存在感,他人的认同感,对家人少有切实的关心。尤其是父亲走后的十多年,对母亲情感上的关心少之又少,而对孩子的成长更是很少过问。记得儿子曾经对他妈妈说过一句话:“妈妈,好羡慕别人的爸爸星期天能带他们一起玩,我就不想了,因为爸爸太忙了!”
  书院的义工岗位,让我学会在做事中检验自己的心行,让我懂得真正的慈悲应该从行孝开始。菩萨不在远方,而是在身边。学做菩萨,首先要把家人和身边的人当菩萨去感恩,去尊敬。随着我的改变,笑容在母亲脸上逐渐地多了。同时,母亲对妻子的苛责也越来越少。有一天,儿子忽然对我说:“爸爸,你变了,你变得和蔼了。学佛真好,我以后也要学佛。”在我的带动下,妻子和公司的一名员工也于七月份进入书院修学。
  书院,让我懂得暇满人身的难得,它是生命渡向彼岸的舟楫。人生遇到的一切,都是帮助我完善这条有漏的船,让它能在以后的航行中顺利到达解脱彼岸。而解脱,就是从珍惜和感恩开始,从当下一刻的觉知、接受、包容开始。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我是如此幸运。有太多和我以前一样的人,被烦恼困扰而迷茫着,却找不到正确的解脱方法。我想,通过书院这八年的修学,能让我不再做贪嗔痴的傀儡。在具足因缘后,我愿意成为一名真正的如来使,使更多的人和我们一样,让生命看到希望。我想,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吧。
  感恩导师,感恩书院,感恩辅导员,感恩各位义工和各位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