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很久,踌躇了很久,一直无法落笔。分析原因,不是不愿意写,也不是没有思考,更不是没有素材,主要是担心自己写的东西没多大可读性,对他人没什么可借鉴的,搞不好还会让别人误以为自吹自擂,落入自我优越感中……分析这些“担心”的背后,其实还是利他心不够,我执心在作祟。所以,尽管一直在拖,但心中隐隐有不安。作为倡导写札记的一名辅导员,自己都不写,根本没有资格去号召他人写。惭愧之余,想到导师一直很重视辅导员札记,自己经常讲要“依教奉行、随师喜当作”,若不写札记,就是愧对师长教诲,更对不起辅导员的称号。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写,不管写得如何,别人怎么看或怎么说,先写出来,或许对大家有些许帮助。
  书院成立不久,自己就当起了辅导员。那时,书院的模式没有如今这么健全和完善,加之自己对辅导员的定位、职责理解不到位,做得很累、很苦。每次共修前都要发短信、打电话吆喝,“恳请”大家来参加共修。没有正式的考勤表,就每次在笔记本上记录师兄们的出勤、感悟、请假情况。每次还要根据师兄们共修分享的录音,记录、摘选、评论、编辑,然后将其发布在西园论坛,经常折腾到深更半夜。这种做法也耗用了我很多时间,一度做得身累、心更累。当有学员修学出现状况时,还要个别电话沟通,或当面交流,或曲线救国,或登门造访,想拉着他们、拽着他们不要掉队。如果有退出修学的,还会起烦恼,闹情绪,喊冤枉……
  回头看看走过的辅导之路,从一个人的孤军奋战,组建起第一个同喜班,到如今成长起来一群辅导员、辅助员,内心真是五味杂陈,感慨万千。书院日益规范的两套模式,让我们的修学越来越有质量,做事也越来越轻松,生命品质也在逐步提升。自利利他对我来说,不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实不虚的诺言。自己做辅导员的态度,也从最初的满怀热情,到硬着头皮,再到后来的心甘情愿;心行也从焦急、纠结、无奈、疲惫,逐渐调整为面对、接纳、宽容。更可贵的是,在做辅导员的过程中,收获了宝贵的慈心、悲心、耐心、恒心。现列举几个具体事例,供师兄们参考。
  养成了发布修学感悟的习惯。最初,大家的修学感悟由我负责,统一整理发布在西园论坛上。随着修学的深入,师兄们主动提出各自发布,不再麻烦我一一代劳。大家的关爱和理解让我非常感动,也促使我更愿意发心为大家多做些事。之后,每次新开班,我都会倡导大家养成写分享的习惯。只要是自己真实的思考,字数不限(共修没来的倡导500字分享稿),若不愿意写也理解。
  曾经有师兄担心自己写得不好让人笑话,也有担心个人隐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有担心自己修学不到位,被人知道后让人瞧不起,等等。但慢慢地,在一些精进师兄的带领下,大家逐渐认识到,分享生动的例子和对法义的深刻思考,都是在践行自利利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发露忏悔、瓦解我执的好方法。渐渐地,大家从被动、不习惯,到接受、习惯。今年8月书院网站上线以来,我还是多次号召师兄们到网站注册、分享修学感悟。因为已经养成在论坛分享的习惯,很多师兄开始陆续在书院网站上发布修学心得,向“我与书院”和“佛化生活”栏目投稿。对大多数师兄来说,发布修学心得不再是困难,更不是障碍,而是一种修行。
  若心诚,一二可以过三。俗话说,一二不过三。但在书院,原则性和灵活性的结合,慈悲和智慧的融合,加上“一个都不能少”项目的提出,已经把这个所谓的“常规”打破了。有位师兄在升同修班时心生退意,认为自己学历低、口才不好、工作繁忙等等,第一次“离家出走”,不再继续修学了。那时我是她的辅导员,感觉自己费了很多口舌却没用,挺没面子,但仍继续和她保持沟通和联系,时不时苦口婆心地劝化,希望她“回心转意”。后来经过多次感情沟通,几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真的重拾信心,进入了另一个同修班修学,还在众人面前表态再也不会掉队了。那时我还是她的辅导员,感觉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回归书院怀抱了。不料同修班《道次第》的内容还没学多少,她居然“重蹈覆辙”,又打退堂鼓了,第二次“离家出走”。我当时很费解:人怎么可以这样不守承诺呢?于是给她贴了个“顽固不化、刚强难调”的标签,不想再浪费精力了。尽管这位师兄是第二次休学,但事后发现她弘法传灯的热情比较高,还陆续介绍其他人来书院修学。于是,我判断她今后还有继续修学的可能,同时基于修学菩提心、学做菩萨不舍一人的发心,没有放弃她,继续和她保持联系,关心她的身体和工作,关心她孩子的学业,并请她的好朋友一起做工作。最终,她还是放下顾虑,第三次进入另一个班,重新修学同修班的内容。这一次,她终于找到了感觉,此时班级的辅导员已是另外一位师兄。因缘不可思议,一段时间后,她修学精进,收获颇多,心行改变也很大,并经历了很多之前她从未经历过的重大考验,且未退失信心。她一扫之前的被动,转而积极做义工,分享巧妙而幽默,并报名参加沙龙主持人、辅助员培训,发心将来做辅导员。虽然她的这些改变不是在我做辅导员带班期间发生的,但我深信,所有努力都是促成她今天转变的善缘,可谓功不唐捐。看着她修学受益后流露出的法喜和绽放的笑容,听着她讲述运用佛法后的点滴收获,我满心欢喜,对做辅导员生起更加坚定的信心,并因为这份责任和承担,促使自己更加精进地修学。我想,这就是在自利利他。
  随缘,人走心不离。自己所带的几个班级里,也有因各种因缘“出走”,至今未归的师兄。最初是为他们感到可惜,觉得这些人真真不识“货”,认识不到在书院修学的殊胜难得。但转念一想,每个人的根机和因缘不一样,不能强求,更不能代替他人做决定。因上努力了,果上要随缘。所以,尽管心有不甘,最终也能面对、接纳,并与他们继续保持沟通联系,相互间还是以师兄称呼,各种祝福也会适时送上,让他们感受到我依然想着他们。期间,陆续得知有的师兄仍在关注班级师兄的分享,关注书院举办的各类活动,还有的在抄经、诵经,还有的表示等病好了、工作轻松点了、退休后、儿子出国后等等再回书院学习。听着这些“真情告白”,我感受到了他们对书院的那份留恋。尽管他们离开了班级,不再修学,但那份法缘还在,心并未真正离开书院,相信因缘会聚时,一定会再续前缘。于是,在班级或地区举办活动时,我会邀请他们“回家”看看,一番“糖衣炮弹”后,再共同祈愿未来的修学路上,法情常在,相互增上。结果是,暂时没有“回家”的师兄,传灯很积极,隔三岔五介绍朋友来参加学佛沙龙,接引他们参加书院修学。所以,看似随缘,实则有缘。
  做辅导员的三年多时间里,自己心行改变、生命成长的片段还历历在目,验证了导师说的那句话:收获最大的是辅导员。无法想象,如果自己只是闷头修学,不闻窗外事,不做利他事,还不知会学成一个什么怪物呢。作为一名学习者、服务者、分享者、辅助者,陪伴学员的过程也是自己成长的过程,更是检验心行的对境。感恩有这样的机会践行自利利他,我愿意持之以恒,继续履行好辅导员的职责,与更多师兄结下殊胜法缘,共同成长,为书院永不退休的事业作出更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