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修学,我知道了接受智慧文化对生命的意义。按十八字方针、八步三禅学习,确实能帮助我改造生命品质。
  那么按照闻法轨则自学可以吗?答案是不可以。因为学佛是改造生命的庞大工程,难度很大,唯有在善知识的引导下次第修学才能有效。在修行过程中,只有不怕肉身痛不怕出血,才能将贪喷痴的脓疱彻底清除干净,有漏的生命才能有望焕发新生。有了法药,但没有善知识这位良医的话,疗病谈何容易。因为疗病的药是要按剂量服用的,与生病时间的长短、病的轻重,以及病者的体质和心态有关。如果没有值遇具足十德的善知识,在心行上,没有坚定地依止善知识,佛法就不可能对自己的生命产生作用,更不用说成就究竟的解脱。
  在改造生命工程的过程中,凡夫的心随境而转,若无善知识引领,仅靠自学摸索是走不出的凡夫的认知模式,甚至会在三毒重病的淤泥中越陷越深,无力自拔,在无助、恐惧、痛苦中过完一生。想到没有依止善知识时的生命状态,不禁心有余悸。庆幸的是具足十德的善知识就在我身边,在向我招手,殷切地希望我抛开一切杂念,把修行当作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并引领我生起求法之心。
  回顾一年多的学习,我深刻地感受到生命中每一点成长,都有赖于善知识的摄受和教诲。在修学前,我性格很内向,在家中把自己放在中心位置,都得围着我转,稍有不慎或者怠慢,我就会闹情绪。其实这是内心虚弱的一种外在表现。因为无明和我执,我看不清自己身上的问题,对自己的定位不正确,可以说完全不了解自己。现在的我心态变得很平和,对生活中不如意的地方,采取了接纳的方式,打破了自我的设定。面对事情,心情再也不会大起大落,用缘起法看一切问题。
  如果没有遇见三级修学,如果不是用佛法的智慧改造自己,如果没有一切向内求,就永远走不出自我的圈子。通过依模式修学,体会到善知识自利利他的功德,也初步品尝到学法带给自己和家庭的巨大变化,认识到修学对未来生命的重大意义。
  我的女儿原先是信仰基督教的,非常反对我学佛,多次叫我跟她去教堂,她对佛教完全不认可,认为是迷信。当时我和她是对立的,话也经常说不到一起,内心很烦躁,基至想用金钱收买她,让她改变信仰。我想金钱的诱惑力应该会吸引到她,谁知金钱的魅力在她那儿失去了作用,可见她对自己的信仰很坚定。

  同学们了解这一情况后,劝我不要操之过急,要观缘起,慢慢来。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发心,在日常生话中,行坐住卧、语默动静尽可能按佛法来实践。我改变了以往说教的方法,用行动来感化她。以前我说话很生硬,处处用指责的口气找她的不是,女儿回敬我,说我吹毛求疵,尽说大道理。

  面对一个家庭两种信仰,这样的家庭氛围让彼此很尴尬。我思惟作为佛弟子,关键是用佛法的智慧去化解现实人生中的问题,如果没有慈悲心,没有宽容心,没有接纳的心,与家人都不能相处,怎么去和众生相处和利益众生呢?思惟之后,我的心境渐渐明朗起来,一切向内求是我行动的指南,我在内心悄悄发愿,一定要用行动来感化她,半年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两年。

  我会利用吃饭时间故意找个问题聊天,讲讲自己的困惑,请老公和女儿帮我出主意,而不是当面直接说教,让她下不了台。我发现这个方法很管用,女儿也受到了启发。开始时我请她参加读书会,参加皈依共修,告诉她参加读书会能得到智慧,告诉她佛教不是迷信,而是人生的大智慧。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慢慢引导,如今女儿已参加了修学,而且学得很认真。
  想到我盼望已久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内心抑制不住地激动。现在我和女儿的关系就像和其他的同学们一样,相处融洽,内心祥和。可以说,几十年的母女关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和谐,这样心与心地交流。我真正理解了祥和的内涵,这种盼望已久的幸福感是用多少金钱也买不来的。这一切都得益于佛菩萨的大悲愿力,是依止善知识的成就,是两套模式智慧和慈悲的结晶。我只是千千万万受益家庭中的一员,还有什么理由不依止善知识,不感恩善知识呢?所以,在今后的修学中,我要以珍惜之心、感恩之心修学,并将此转化为修学和服务大众的动力。愿灯火相传,让更多的众生走向生命的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