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有的修行都是在学习用心。我们一直说要让做事成为修行,就是说在做事的过程中,也要去学习和运用用心的方法。辅导义工如果能这样做,就能真正让做事成为修行,真正体会什么叫“辅导员是成长最快的岗位”。
  很多人有个误解,认为做辅导员的好处是可以多看几遍法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要做辅导员?法义一直在家里放着,随时都可以看。辅导员成长最快的原因在于,他有其他人所没有的对境,这是花钱都买不来的,只有在这个岗位上才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在这样的机会面前,能不能把握得住,能不能真地学会用心,对于能不能获得成长至关重要。我将自己带班以及做支持辅导员过程中对用心的体会做一个总结。
  1、观苦。做辅导员是观苦的特别好的机会。交流时,每一位师兄都在分享他自己的苦恼,我们这时就可以观苦:芸芸众生真的不容易,轮回真的是充满了苦。我们每一个人的阅历是有限的,每一个学员把他遇到的事情分享出来,极大地拓宽了我们的眼界,让我们的人生变得更有广度,也更有深度。因为我们很多时候会忽略、意识不到,我们会觉得“那有什么呀”,但一听师兄们分享,我们就会觉得生活真的不容易。
  2、观无常。有很多辅导员说:我付出了那么多,学员却没有改变。这就是缺乏无常观。不是说你付出了,他就有改变。我们可以从不同学员身上去看,同一句话对这个人有作用,对那个人就没有作用;同一个学员,别人可能很难迈过去的一个坎,他就迈过去了,但是你觉得这没有什么的时候,他反而迈不过去。这时候,我们带着一种接纳的心去看,就会知道什么是无常,而不是想当然。这时我们会有超脱、超然的心态,不再执著结果。不断这样看,看多了就会明白,一切都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我们为什么会执著?因为我们想要去控制。看多了以后会知道,完全是徒劳。这个道理不是谁给你说通的,一定要自己去看,看多了就看开了,才能真正地在内心放下。这样的机会不是所有人都有的。当然作为学员也可以带着这样的用心去听他人的分享,看师兄们的成长。
  3、修随喜。我们要能抓住师兄的任何一个优点,发自内心地去随喜他。当我们这样做时,就不会沉浸在“我做得怎么样”的担心中,而是会关注师兄的成长在哪里。我们这样去听,这样去记,然后给他反馈,他会开心,我们自己也会觉得很舒服,因为随喜是善的心理。从做事来说,我们本来就要给师兄们引导、反馈,这样做事和用心会结合得特别好。
  4、修无所得的心。刚才讲到观无常,当这样去用心的话,慢慢就会有无所得的心,会知道,在这里我们是得不到什么的。有时候,我们的出发点并不太好,可能是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来证明我学得有多好。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有。我当初的出发点,有一部分是想帮助人,有一大部分是想证明自己,我觉得自己可以比别人带得好。有这样一种心的话,往往会有失落。就像刚才说的,你的努力,学员必能够感受到,但他的成长其实不取决于我们。这样用心久了,我们慢慢能去对治这样一种心。
  5、修自他相换。听师兄们分享时,我们要进入他的情感中,他的逻辑中。有很多事情,我们不在他的位置时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觉得别人说的都是家长里短,都是鸡毛蒜皮?这其实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没有进入到他的角色中。如果你进入到他的角色中,你会感受到他的苦。当我们不断进入到他人的角色中,我们对于他人情绪的体察能力会得到增强,而这对我们做引导也特别有帮助。
  我们为什么说话说不到点子上?因为我们不知他想的是什么,甚至不关心他想的是什么,说的话总是从自我出发。我们不断去修自他相换,进入到他的角色中,去体会他的感觉,这时是完全没有我的,我就变成他了。这其实是修行,是在增长我们的能力,让我们能更加体会到对方。
  要做好其实是很难的,我们很难理解对方,这时就可以通过对话、互动来问他:你怎么会这么难过呢?他就会说出他的原因。我们就会明白:哦,原来是这样。我们可以尝试去理解。要进入别人的逻辑当中是不容易的。问他不是考他,是去了解他:你为什么这样想?因为旁人就是不太明白别人的心理。有很多恶性案件,记者报道后,大家都会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记者把那个可怜之处给写出来了。这些原来大家是不知道的,是记者挖掘之后我们才明白的。记者是怎么挖掘的?就是去问: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我们也可以去做类似于记者这样的角色,比如他做得好的地方,问他:你怎么做到的?有很多义工师兄他真是完全无我利他的。你就可以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不用照顾你的家庭吗?他就会说他是怎么思考的。这就是修自他相换。我们尝试着进入别人的处境,很重要的一个方法是对话,然后去体会他。
  我们能全身心投入的话,就不会再去想“我做得怎么样呀,别人怎么想我呀”。导师一直说,我们的心只能想一件事,当我们想着对方的时候,内心自然就不能想自己了。我们为什么有很多烦恼,因为在想那些烦恼嘛,没有在想每周的修学内容,该用的功没有去用起来,本期的法义没有去观察修。这其实是24小时都应该去做的,都可以去做观察修的,这就是保持正念。这样的话,你就没有烦恼,因为你没有去想烦恼。所有的这些情绪都是你想出来的。你去想那些伤心的事、不如意的事,你就会有不好的情绪出来了。我们的头脑不可能不去想事情,那就要换一些东西去想。在交流的时候就去想每一位学员的心理。
  修自他相换是慈悲心的基础。你不去想别人的苦的话,你不会慈悲的。慈悲是什么?就是给他快乐,解除他的痛苦。给他快乐,你都不了解他,怎么给他快乐?这也是很多父母跟子女有矛盾的原因。因为父母没有自他相换的能力,他们的付出是一厢情愿,是自己愿意的付出,不是子女期望得到的。你以为你是好心,其实不是的,你没有慈悲心,不知道对方想要得到什么。
  这是说与乐,再说拔苦。你都不知道他的苦,怎么解除他的痛苦?所以我们要感受到别人的痛苦,看到别人的好,这时才谈得上慈悲。当能体察到对方的苦时,我们会很自发、自动地生起慈悲心。慈悲心是一个结果,是自然而然产生的。说自然而然,可能也没有那么自然而然,但在很大程度上它会自动产生,而不是硬性要求出来的。
  我们现在做义工,很多都是别人说你要去服务大众。其实这是错的。我们要先感受到对方的需要,感受到对方的苦,感受到佛法能解除他的苦,才把这种智慧介绍给他,而不是当作一个任务。我们的做法是什么?我看到身边人真的是活在痛苦中,我当初也是这样,之所以能走出来,是因为我接受了佛法,佛法能帮助到我,应该也能帮助到他们,所以我应该去跟他们交流,告诉他:我完全理解你的苦,你其实可以不用过得这么苦。基于这样一个出发点,我们就会做得一点都不辛苦。这时我们处在慈悲心中。慈悲心是滋养我们的,会让我们很舒服。
  我们现在做义工为什么做得很辛苦?因为我们在完成任务。想的都是:其他人会怎么看我,怎么想我;我负责辅导的,我的班为什么流失率那么高,别人会怎么想?时刻关注的是我的面子。我们要关注别人的需要。当这样去转换,就会从我执中走出来。我们要瓦解我执,本身就没有一个我,怎么瓦解我呢?你会觉得无处下手。一个做法就是修自他相换,你去想对方,去体会他的需要,这时那个我就没有了。这是修慈悲。
  6、最后一个是观因缘。做辅导义工是观因缘特别好的机会。比如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苦,他会说前因后果。对于这个事情的因缘因果规律,我们会有更清楚的认识。不断地去听,我们就会明白,什么因会导致什么果。现在我们不想要这个果,该怎么去改善这个因缘?我们一方面去看,另一个方面尝试怎么去改变。我们不是说怎么帮他去处理事情。我们知道,每个人的因缘是不一样的,这时就要去调整,针对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方法去引导。这就是在创造各种因缘。
  当好的结果出来后,我们不会沾沾自喜,而是去看为什么会产生一个好的结果呢?我做对了什么,他又做对了什么?如果是不好的结果,问题又在哪里?我们都是把注意力放在这件事上,然后再去调整,这样就会越来越有经验。对于每一次交流,都要去做自我的反省、反思。每次辅导团队例会就是在做这个事,是我们大家一起在做,以后也要有意识地去做。我们要养成这样的习惯,不断这样去反思。这样的话,对因缘因果会有一个很清楚的认识,解决问题的能力会越来越强。
  前面说的都是怎么用心,现在再说技巧。其实我想说的是,技巧、能力不是关键的,真的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我们的用心。当我们能够那样用心的话,师兄们会感受到的,而且他也会学到这样的用心方法。而我们来这里就是来学用心的。事情要不要做好?当然要做好。但这个不是我们首要考虑的,或者说是辅助性的。当然,我们在做事过程中才有这样一个用心的机会,就像刚才说的,为什么说辅导员是成长最快的岗位,因为辅导员有这样一个做事的机会。我们要用功的地方是在心地上,能够这样用功的话,一两次就能够体会好处。不要把带班当成任务,甚至是当做困难,硬着头皮来做。如果我们能掌握这样一个用心方法,会很欢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