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来说,财富曾经有过许多定义,作为不俗之人要看它是万恶之源,作为君子要视它如粪土,作为修行者要把它看作敌人,作为工薪阶层要把它视为工作的驱动力,作为现代人要将它看作挂在户名下的一串串数字,作为谋求生存的普通人要把它作为人生的依怙,作为有追求的职场人,要以财富自由为最高的目标。
  对这些相互矛盾的定义,我感到迷茫、彷徨,到底应该怎样看待它?
  因为把财富看作万恶之源,我痛恨它、唾弃它,不屑于赚钱谋生的行为,就连拿到它,都觉得脏污了我的双手。
  因为把财富视为粪土,我蔑视它、轻看它,甚至故作大方地花钱如流水,只为了体现自己“高洁”的品质。
  因为把财富看作敌人,我觉得谋生是妨碍自己内心清净的最大障碍,甚至想去山上避世隐居,只为寻求一颗无染的心。
  因为把财富作为工作的驱动力,一旦拿到的薪水与付出不符时,我就怨声载道,不愿再多付出分毫。
  因为把财富看作自己名下的数字,我以拥有这些数字作为自己价值的体现。
  因为把财富视为人生的依怙,我只想把它死死地攥在自己手中,想要赚得再快一点,存得再多一点。
  因为把财富自由作为最高的目标,我觉得人生除了赚钱,再无其他的意义。
  然而随着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渐渐变大,我的内心却越来越感觉不到自由。我花钱买了许许多多的物品,内心的空洞却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满足。我在对金钱的蔑视与实际需求之间挣扎着。我成了供财富驱使的奴隶,成了除去钱财外一无所有的乞丐,成了言行不一的伪君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学习了《财富与人生》,我终于恍然醒悟,原来我所看待的这些定义,都是充满错谬的。
  财富并非万恶之源,它本身无善恶之分,真正万恶的是我的贪欲。而对财富不正确的看待、获取和使用,才是造成自己一脚踏入陷阱的原因。
  财富并非粪土,它是我生存的基础,以善行得善财,才是君子所为。
  财富并非修行的敌人,它是我维持色身的保障,只要时时保持正念,谋生亦是修行。
  财富并非工作唯一的驱动力,把赚钱作为行善的工具,才能让心获得富足与欢喜。
  拥有多少个零并不能代表我的价值,内在的智慧与信仰、慈悲与爱心才代表着我的富有。
  钱财并非人生的依怙,它是身外之物,是短暂而虚幻的。内在的精神财富才是我可以依赖的无价之宝。
  钱财并不能带来真正的自由,恰恰相反,拥有的越多反而越不自由。给我带来层层束缚的,正是对外在财富的渴求与拥有。原来财富并非挣脱囹圄、奔向自由的工具,是我用错误的认识给自己建造了一个牢笼。
  而最崇高的目标,应该是高尚的生命品质,究竟的利益,无碍的欢喜自在。它是我一直拥有,却甘愿丢弃的;它是我本自具足的觉性;是我内心智慧与慈悲的源头,是我最宝贵的财富。我原本拥有无价珍宝,却一直向外追逐、乞讨,让自己沦为可怜的乞丐。
  走出财富的认识误区,我才能避开潜藏其中的致命陷阱,才能让财富在道德的荫蔽下茁壮成长,才能在追求、运用财富的同时增进修行,才能转而向内追寻,找到自己真正的依怙与不会消失的宝藏,才能成为财富真正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