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解放战争时期出生,60年代在北京入伍,通讯兵。写得一手好字,做得一手好菜,过年家里的春联都是他写的。年轻时脚踩“飞鸽牌”自行车,带着继母走在街上,满街的人都出来指着看,没见过这么帅的。
  记忆中夏天的晚上,他总是给我和哥哥讲一个又一个的故事、笑话,或让我们猜谜语,然后回屋睡觉,那样的时光和画面而今宛然在目。那时,我眼里的父亲,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武双全,无所不能。
  后来有了弟弟妹妹,家里一下子变了,我和父亲慢慢有了很多隔阂。幼小的我,内心深处特别敏感,知道他的处境不好,就尽量乖乖的,不生事,不添乱。
  等我考上大学离开家,我想自己终于可以解放了。参加工作后,期间因为他维护继母,置我的尊严于不顾,我伤透了心,甩门而走。那一走就是好几年,期间又辞职重新就读。
  再后来,哥哥离去。那年春节,我回家看到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说自己活得很失败。父女相对,我只能用苍白的语言来安慰他,心结在那一刻化为乌有。
  等我结婚有了孩子,有了别人眼中幸福的家庭,他很满足。但好景不长,爱人离去。他来看我,说了一句:没事,有爸在呢。我无言以答,只能报之以眼泪。
  我带着孩子来到北京,北漂的日子总归是有些辛苦,但它让我忘记了痛。有一天,接到他的电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无非是注意身体别太累着云云。放下电话,才发现那天是我的生日。我的父亲,说不出一句“生日快乐”,可心里是记挂着我的,他只能用他的方式来表达对我的爱。那一刻,我哭了……
  再后来,有机缘学习智慧文化。关于命运,关于人生,过去几十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一个个迎刃而解,我渐渐重新开朗。特别在学习了“深信业果”之后,我彻底化解了对他和继母的怨恨,而化为无尽的感恩。感恩他给了我暇满人身,感恩他们让我读书,我深深忏悔自己的无知。
  前年端午节回老家看他,父女一席交谈,说了好多。我问了关于母亲和他的一些问题,很多心中的问号也得以消除。和他聊天,看到我的状态,他也很满足。回来后,他发我信息:昨天我们父女聊的话比过去十年都多。我也感慨。是啊,因为无知,我的心中树立了多少堵墙啊!现在要一道道拆除了。
  回来后给他寄了经书,让他发挥自己的特长,有时间抄抄经。他居然很听话,还给我回信:我当成功课来做呢。
  去年开始每月固定供养三宝的时候,也给他和继母微信转账。他开始不接受,问我是不是你妈又说什么了。我说没有,就是女儿不在身边,想报父母恩。看到我的真心表达,他才听话接受。
  今年春节因为疫情,公司不让回家。他给我寄来了小米,装在布袋子。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早上熬了小米粥,很香,里面满满的爱。”他回了语音,像个孩子似的说:“闺女,我发现了,懂你的人,什么都不用说他都懂;不懂的人,说再多也不懂。”我哑然失笑。他和继母的婚姻,很大程度是因我和哥哥促成的,打打闹闹一辈子,也就这样过来了。
  父亲节快要到了,祝福他和我累生累世的父亲,节日快乐,吉祥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