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周四的下午连续发生了两次小事故。
  第一个小事故
  周四下午2点,朋友开车陪我去设计师那里讨论装修方案。停车的时候,听到车尾有碰撞声。我和朋友赶紧下车查看,一位骑电瓶车的女孩跌坐在地上,手肘处有擦伤。我们吃了一惊,赶紧道歉,询问是否要去医院。朋友还去车里拿创口贴,帮女孩贴伤口。女孩子呢,不接话茬,先给老公打电话,再给单位打电话。我们在旁边听到电话那边说,“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伤,要不要我们现在过去帮忙?”听到这些,我朋友明显担心了,他偷偷地说:“会不会是这个女孩找人来围攻我们啊?”
  我心里一点不害怕是假的。这个女孩完全不跟我们对视,我也无法猜到怎么做她才能满意。当时,我心里就一个念头——尽可能满足对方要求。我宽慰朋友说,“我觉得吧,这个女孩人肯定很好,你看她老公和领导都说要来帮忙。我们别自己吓自己,先沟通认错,她要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们站在一边,等她打完电话。听着她好像也没有让对方来的意思。心里想,果真是个好女孩。沟通中,我朋友坚持送她去医院,她不去,我们就说支付1000元医药费,她说500就够了,但最后我们还是坚持给了1000,并且留下了联系方式,告诉她后续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检查,并与我们联系。
  第二个小事故
  设计师那儿的事结束后,我们去另一个地方办事。办完事出来,看到两位小伙子很焦虑地站在车边,打电话寻找车主人。原来他们倒车,把我朋友的车刮了,还蛮严重的。当时我就跟朋友开玩笑说,“这年头因果报应来得好快,哈哈哈。”
  由于我们刚刚当了一回“肇事者”,现在特别能够理解这两位小伙子的心情。当下朋友就说,“小伙子,你们也算是有责任心,一直在等我们出来,你如果逃逸,我们报警,是要拘留的。”肇事小伙子连连道歉,从他小伙伴身上借了300元塞给我们,算是赔偿。其实我朋友这车修一修,至少上千,但是看到两位小伙子紧张害怕又挺善良的样子,心生不忍,就算了,并提醒他们以后开车多多注意。
  一个下午,一个事故自己找事,一个事故被人找事;一位女孩子受伤惊吓,两个小伙子认错赔钱。在回去的路上,朋友问我,“你总是说,世界是守恒的,看起来今天下午所有人都挺倒霉,那么受益的是谁呢?”
  我想了想说,“我倒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受益了,滋养了一个叫做“善良”的东西。这两件事如果发生在脾气暴躁的人身上,指不定要闹成什么样子。但是我们呢,整个过程中,没有吵架,没有埋怨,我们遇到了通情达理的女孩,我们遇到老实的小伙子,我们自己也不推卸责任,也不为难别人,莫名其妙,我们似乎都变得挺善良嘛。”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善良理论”打动了他,晚上我给朋友转“修车赔偿费”的时候,他竟然让我以公司的名义去做助印。他说,“我信你说的因果,就拿这些钱做好事吧,未来说不定兜兜转转,还有很多“善良”回到我们身边。”
  说实话,这两件事给了我很大的触动。
  修学快一年了,导师的两句话“我们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世界”和“我们的认知决定了我们的世界”一直影响着我。每当遇到逆境的时候,我会问,自己看到的这件事是真的吗?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看不清真相?是不是认知出了问题,才创造了这个场面?
  我知道摘掉有色眼镜很难,但是可以先从改变这个有色眼镜的颜色开始,从各种贪嗔痴的色调,慢慢调整到善良的色调,直到有一天,这个“善良”也可以空掉,彻底没有了镜片。
  就像这两场小事故中,如果我们是用常规的镜片来看,吵架是必然的。那位女孩子的先生和同事都来到现场,一场纠纷不可避免,也许最后只能靠警察解决。假如那位小伙子面对的是1000元赔偿费,他可能会陷入经济困境。而且事情也可能不会当下解决掉。
  然而,我们每一个当事人,都选择了用“善”的镜片看对方,事情可能处理得不究竟,有漏洞,但最终我们都收获了“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