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承担辅导义工的近三年时间,看到自己在这条义工成长之路上,不管是对自己的信心,还是对传统文化和修学的信心,都在持续增上;同时也看到自己在平等心、感恩心、尊重心、利他心上有了提升。结合这几年的承担,分享一些心得,希望共同增上。
  首先是心态。刚开始承担这个义工岗位,对这个岗位到底要做些什么、怎么做,一直有些不清晰。比如需不需要给师兄们引导法义,怎么引导?而自己作为学员,曾经是不太喜欢辅导员给我讲法义的,觉得书中都有,不需要你重复跟我说,我想听辅导员你是怎么用、怎么学的。而当自己做了辅导员,发现一些同学的分享离题万里,不在本期内容上,就会把法义内容再重复说一下。而此时一些精进的同学也会反感,觉得这些内容自己已经知道了,不需要在这样宝贵的时间里再重复,希望给到更多的时间来讨论怎么运用。
  如何平衡这些不同的因缘呢?作为一名先进入修学的学员,刚开始对两套模式的理解会较熟悉一点,而其他方面,不管是对法的理解、运用,包括世间种种,可能都不一定优于学员。当清晰这一点后,再看辅导义工的定位:一名”学习者,分享者、服务者、辅助者“,传承和传递两套模式。结合义工的十二种素养能力,我发现我要分享的就是自己在修学后的”发心能力、修学能力、模式能力、利他实践能力……“传递出自己对模式的信心。由这份信心,一方面带给自己修学的力量,另一方面也会给同学们带来修学的信心和动力。相信在两套模式中,我们的生命一定能得到成长!
  其次是轮值主持的设置。每课的法义轮值,可以培养大家的总结概括能力。每次说完,作为辅导义工可以做些查漏补缺。但发现说得多了,同学们的辛苦付出没有得到认可;说得少了,又担心大家对法义的理解有偏差。怎样在这个环节给到同学们更多承担呢?去年开始,这个轮值主持增设了半小时平等交流前的分享,即邀请师兄分享,分享后做一两句话的随喜赞叹。这个环节增设后,大家觉得这个轮值主持有点像在提前模拟辅导义工的角色,可以让自己全程保持专注,提升倾听和理解能力。以前对某位师兄,会觉得分享得不怎么样,而现在因为专注,会感同深受,因此就看到了自己的问题。同时在法义概括上,会开始对每课法义在层级上进行把握,而不是落入具体的某个点,建立和培养了思维导图的意识和能力。
  第三,关于辅导义工5分钟的交流总结环节。看到《略论》每一单元都有观修,去年听了一位学长的八步骤分享后,我开始尝试自己做每一课的观修文,同时运用到带班5分钟交流总结。即最后的5分钟交流总结,也尝试一下换成每一课的观修。一段时间实践下来,同学们普遍感觉受益。接着,又开始由班里修学较精进、对法义理解较完整的同学来承担。因为观修文的提炼也需要长期训练,所以设置了一个单元的轮值。在此期间不断鼓励,没有对错的评论。自己也坚持做,共修结束后,再分享自己的观修文,大家相互取长补短。
  一段时间实践后,发现大家在修学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共修出勤率保持在90%以上。而自己花在服务班级的时间却减少了,班级同学的自觉独立意识越来越增强。
  自己在实践过程中,加深理解了辅导义工的职责:传承和传递两套模式。即作为一名学员,就是努力按照两套模式修学、践行,然后再把自己对模式,如何从不理解不接纳到理解接受,再到怎么运用的心路历程分享给同学们。不断地随喜同学们的成长,检讨自己在成长过程的那些坑坑洼洼,分享如何走出来的经历。这就是传帮带的过程,传递模式、传递心行,传递经验。认识到不管是辅导义工还是其他义工,永远要把自己定位为”学习者、服务者“,那所做的任何一切都将成为修行。
  修学学智慧,服务用智慧增慈悲,方便与慧同时增上!感恩一切所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