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四正勤有感

文 | 道问

  两年前,我带女儿参加了一个智慧文化亲子夏令营。其中有个环节,老师对孩子们说:“孩子们,你们可不要认为行善是大人才能做的事,你们虽然很小,但也是可以行善的。比如在冬天,当大雪覆盖了大地,小鸟没有食物吃,如果你能在雪地上撒上一把小米,鸟儿就不会饿死,这就是行善……”
  这段话被女儿捕捉到了,回来后,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抓把小米撒在大树下,现在已经坚持两年多了。刚开始的时候,出于好玩、好奇,劲头很足,坚持得很好;后来慢慢地就有些勉强和懈怠了,变成了隔三岔五地喂。有一天,她急吼吼地跑回家,一边抓小米,一边喘着气说:“我得赶紧给它们补上这顿饭!” “怎么了,宝贝?” “我发现,小鸟在垃圾堆旁边吃散落在地上的剩菜剩饭,它们肯定是很饿了,我今天早上没喂它们小米。”喂完小鸟回来,她说:“妈妈,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天天坚持,我如果偷懒,它们就会饥不择食。我不想让它们再吃又臭又脏的垃圾了。”
  对于她的善良,我和先生频频点赞,鼓励,支持。周末的时候也会陪她一起去,观察鸟儿吃食的喜悦,听鸟儿在枝头愉快地鸣叫,欣赏它们面对食物时一点都不贪婪,吃饱了就飞走,再换下批鸟来吃。看地面上的小米被灵巧的鸟嘴巴啄得一粒不剩……这些外在的支持以及喂鸟过程中的喜悦,令她更容易坚持。
  但是,最近这半年,公公却天天批评她、阻止她:“好好的粮食拿去喂鸟,多傻!多浪费!这些鸟是四害,是要铲除的!”公公小时候日子很苦,制止她也是可以理解的。在这样的阻力下,她并没有放弃,依然很好地坚持。有一次,公公说,“宝贝,这碗饭在冰箱里放两天了,怕吃坏肚子,你今天拿去喂小鸟正好。”她说,“爷爷,不行的,小鸟会拉肚子的。”公公又笑又气地说:“小鸟怎么会拉肚子?”她说,“己所不欲,勿施于鸟,大家是平等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女儿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反而变得更加坚定。
  就这样,每天阻拦,每天坚持。有一天,她对我说:“妈妈 ,我觉得我要感谢这些小鸟。我发现,我去放小米的时候,它们都早早地在树上“集合”好等着我了。我给它们的只是一把小米,但是它们给我的却是生命的信赖与等待。”她与鸟的真诚交流和感悟,让我觉得被实践出来的所得所获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在她和小鸟之间,我看到有一份真挚的爱在流淌,在相互振荡与增强。
  从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善法的生起、成长与壮大确实有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中所需要的心理支持也是不一样的。最初,是出于好玩、新奇或一些特殊的因缘去行善,是善法的生起与形成的开始,就像种子发芽一般,需要特别地呵护;在持续地坚持与无聊重复的拉锯中,是善法的发扬与壮大,需要随喜赞叹的鲜花、掌声和鼓励型的外部环境;但真正能让善法坚固与扎实的,一定是逆境的考验、破坏与阻拦,一定是担当,一定是深知做这件事情背后的价值与意义,也一定会从中获得成长、突破和心灵的滋养。
  女儿喂鸟这件事对我修学的启发也很大。我也常用来对照自己,将善法生起、成长、壮大乃至圆满的全过程进行可视化分解,每学一法,每做一事,都去审视自己的心行是什么特征?是在哪个阶段?需要什么样的心理支持?如何调整?如何跨越?什么时候需要柔软的呵护,什么时候需要粗砺的磨炼?什么时候需要寻求指导?什么时候需要独自承担?
  秉持“未生一切善法令其生,已生善法令增长“的原则,尊重这个善法成长与变化的规律,也能指导我更好地自我成长和带团队。
  在善法生起的阶段
  于人:该神秘包装的就要神秘包装一下,唤起大家的信心和好乐之心,不仅要教做,也要陪伴鼓励他去尝试、去做;
  于已:要积极寻求指导与陪伴,寻求同伴与氛围。
  在善法成长阶段
  于人:该鼓掌的时候就要鼓掌,该赞叹的时候就要果断地赞叹,让善法快速成长壮大;
  于已:设立榜样,效仿、靠近;寻找鼓励与赞叹;坚定地重复、熟悉;策砺已心;
  在最后的突破阶段
  于人:发现对方具备独自担当的能力时,只要看着就好了,不必再为他扫清所有的障碍,让他去独自面对,只有纯青的炉火才能炼出真金。
  于已: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会告诫自己,那些看上去是在“拉后腿”的人和事,其实都是来帮我们练“腿上功夫”的,时间长了,“腿劲”就练大了,挺过去就是突破与成长。由此,也就明白了那句话——感谢逆境,感谢阻拦你的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