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明国学讲堂第三十七期

文 | 觉幻     图 | 悟舸

  在“小满”的节气举行“华香如故”的插花分享,是种巧合。小满即安,安是圆满。曾在洛阳新安千唐志斋见“谁非过客,花是主人”的联句,放在今晚,尤醒人心目。

  今晚的“主人”余芳老师,生于江浙,长在西北,现居鹭岛。其故乡的怀溪水滋草木,常萦萦于怀,难怪乎,很平常的草木在她手上都能会多活好几天。几天前,余芳老师确定分享主题时,很认真地说:“华香如故,‘华’与‘花’通,但不用“花”,因华字更庄严。”可知其感知之敏锐、细腻。从她的插花分享中,能感受到那份对禅文化简约、庄严、寂静的向往。为让书友在插花实操前能欣赏到插花的“现成品”,余芳老师从东坪山上采集芦苇,据她说此芦苇乃东坪山上四种芦苇之一。潇洒飘逸的芦苇配于克莱因瓶,即古典又现代。蒹葭苍苍,鹭水茫茫。仿佛夕阳在山,夏虫唧唧,犹在耳边。“器,花的精舍”,她分享的花器,让器与花相互承载,相互成就,互为滋养。

  看是简单的插花,其实不简单。插花包含植物学、色彩学、光影、摄影、诗词歌赋等等。从宋代笔记《清异录》中我们了解到:李后主每春盛时,梁栋窗壁、柱栱、阶砌并作隔筒,密插杂花,榜曰“锦洞天”。”此为史上最早的插花定期展览会。

  插花让我们与自然有了连接的“Wifi”。上古时期女子主要从事采集果实,对草木自然的感知更为敏感。但成为插花艺术有记载的最早和佛教兴起有关。余芳从“王子莲花瓶供疗疾”、《金刚经》的“以诸花香而散其处”到“灵山会上拈花微笑”说起,天雨曼陀罗,无上清凉地。她说:“可能是印度地处热带的原因,新陈代谢快,对于美好的‘花草’犹显得稀有难得。

  在插花的实操环节中,余芳老师以竹子、睡莲、三苏叶、山石、几尾小鱼营造出一个别样的紫竹、莲花的净土。竹子象征紫竹林,莲花象征清净,山石为洲屿,小鱼带来无尽的生机。今晚的主持人法石也和花一样静雅而从容,她感慨道:通过余芳老师的分享,借花木以明志、以寄怀,让我们在繁杂的世界中,给自己的内心留一片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