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四年多以来,我似乎是精进的,除了按照模式自修、定课、交流,也在努力承担义工,现在同时承担的岗位有4个,最近又申请了承担辅助员。在自己和同学的眼中,我俨然是一个好学生。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学佛的目标是成就慈悲和智慧,我时常感觉到自己和周围世界的对立和冲突。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和人,我会果断远离;为了解脱,我内心似乎可以果断地舍弃家庭、工作。这样看来,我似乎离慈悲和智慧都挺远的。那我继续修学的动力来自哪里?为什么还要继续做义工?这些问题都没有好好思考过,直到最近我果断地舍弃一份工作后,才发现我一直以来学佛的目标和朝向错了,造成对一系列问题的错误解读。
  比如,问题一:学佛是出离,还是逃离?我一直以来认为自己走在出离的路上,其实一直都在逃离。面对不喜欢的同事和工作,我选择辞职;我为了吃素,跟心疼我的母亲对立,随便母亲怎么说就是不吃;跟岳母的关系也没法融洽,面对她的种种做法始终不满意和挑剔;即使走在马路上,我也不轻松,时刻充满对立,我挑剔骑得太快而吓到我的电动车,挑剔行人的言行举止。我仿佛就是一个行走的气包,世界怎么也没法让我百分之百满意,所以我一心想要逃离这个世界。为了逃离讨厌的同事、不赏识我的领导,我选择辞职;为了逃离讨厌的同修,我愤然离开班级,去一个我喜欢的班级;为了逃离“束缚”我的俗事,我一心想要出家。在这样的逃离下,我活得有点累,跟周围的关系有点紧张,而逃离带来的满意度并没有提高,世界仍然不被我满意和接受,所以我就不断地逃离。
  问题二:学佛应该背弃众生,还是面对和接纳众生?这个问题在大乘经论里有标准答案,那就是发菩提心,尽未来际利益无边众生。但是我真的愿意这样做吗?众生实在不可爱,少数身边的人在少数的时间里是关爱我的,是可爱的;但是,无数的众生是那么的自私、冷漠,令我无感,即使身边关爱我的众生有时也让我难受,面对他们好难啊!还是放下他们、放弃对众生的执著,赶快修行成就解脱吧。所以我在长时间里都是对众生无感或者讨厌,反正众生什么样,跟我没什么关系,只要不妨碍我修行解脱就行了。所以我看似在修学大乘佛法,似乎时刻想的是背弃众生。
  问题三:学佛路上,是放下还是承担?在前面这样的思路和选择下,我当然是放下了,我在内心早就把众生放下了,而且似乎把一切都放下了。唯独放不下我自己,因为我需要解脱、成佛,这事对我太重要了。因为我很重要,所以放下众生就是很容易的事情。凡是我认为阻碍我成佛的人或事,我都可以轻松放下。我甚至可以放下家庭、父母、妻子和孩子,我认为留下点钱,够他们生活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离开;更不要说可以轻松地放下工作、朋友,一切都可以放下。所以,这样的放下,造成我虽然在做义工,但内心并不是承担,并不是为了让一切众生成就解脱和成佛,而是为了给我自己成佛积累资粮。
  最近,我用缘起无常的观念去观察身受心法,发现我对以上问题的理解,以及对学佛根本目标的理解,之所以偏离大乘佛法的智慧和慈悲,根本在于对自己的不接纳,我没有用缘起的眼光去看待自己和周围的一切人和事,不能接纳,随之就产生对立。
  首先是不接纳现在的自己。因为期待自己解脱、成佛,所以不接纳这个凡夫的自己,想要立刻就解脱成佛,对于这个漫长的修行过程缺乏信心;对于修行过程中跟我发生连接的人,也不能接纳,认为他们都是障碍我修行的因素。这种不接纳造成了种种对立、冲突,让我始终不满意自己,始终处于紧绷的状态。现在,我知道不接纳自己会带来好多痛苦,我愿意选择温柔地接纳自己。当我看到自己的不圆满,甚至犯错,我不是陷入情绪的低谷,或者憎恨自己,而是选择给自己温柔的鼓励,告诉自己不圆满是因为没有持续、稳定地练习善法。现在的自己只是过去因缘的显现,我需要做的就是从当下的自己出发,努力、勤奋地修习善法,直至成佛,我相信我一定是可以的。所以,我选择始终用柔和的心对待自己,代替以前坚硬的心。我想,只有能温柔对待自己的人,才能时刻感受到爱和被爱,才有能力去关爱和慈悲他人。
  其次是不接纳周围的人和事。比如我不接纳脾气不好的同事和家人,不接纳行为举止不符合我标准的人和事;不接纳其他凡夫,认为他们充满愚痴,不知道修学佛法而成就解脱,认为他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没有意义。现在,我知道了这种想法的错误。从缘起的正见来看,一切众生之所以呈现现在的生命状态,都是过去因缘的显现,我不需要去评价或判断。他们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很努力地在承担自己的家庭和社会责任,也是非常值得随喜赞叹的。当我接纳他们以后,我会发现他们的闪光点,我同样愿意用柔软的内心去面对他们,去感受他们当下的喜怒哀乐,愿意去帮助或引导他们,哪怕给他们一个善意的微笑,让他们能从我这里感受一个陌生人的善意,也是不错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愿意接纳他们,并希望以此为起点,跟大家结下善缘,并在将来一起走向解脱。
  我发现,当我能够接纳自己和他人,内心就容易平和、平等、自在了。我坐在一个小餐馆里,看着各种身份的人出现在视野里,当我平和地接纳以后,我体会到了他们的平凡和伟大。我体会到,我吃的每一口饭菜、用的每一个碗筷、享受的每一个服务,都来自这样的平凡众生,他们是多么值得我用最柔软的心,来给予关怀、肯定和帮助;而我一直以来享受的种种美好,又是多么值得我感恩、感动和回报,想到这里不禁热泪盈眶。
  我忍不住要说,没有想到我以前一心想要逃离的世界、背弃的众生、放下的种种,原来是这么美好,这么值得我接纳、包容、感恩和回报。所以我真心想说,从今天起,我要面向众生,接纳一切人和事,用最柔软的内心去报答和回馈所有人和整个世界,一起实现生命最大的美好,那就是一起解脱和成佛。
  被我接纳的自己,原来可以变得温柔;被我接纳的世界,原来可以这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