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也和大家一样,坐在下面听师兄们述说修学的殊胜。我是带着将信将疑的心态开始修学的。信的是,佛法被认为是东方心理学,确实能起到改变心态的作用;疑的是,真的能像师兄说的那样神奇?可以让性格内向、内心封闭的我也能像他那样通过修学打开心扉,站到演讲台上面对大家?今天我果然站到了这里。
  事实上修学给予我的远远超出了我的期待,刚修学三个月后佛法就在我的内心深处起了化学反应,注意是内心的化学生物反应,而不是外在的物理反应哦。修学之前可能在外人看来,我还算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眼镜男。但在儿子的眼中,我是一个急躁的爸爸;妻子眼中,我是一个暴躁的丈夫。即使在父母眼中曾经听话的我也变成了叛逆不孝的儿子。我把在外面工作生活的压力全部隐藏起来,一回到家,回到我的主场,就像一头解开枷锁的困兽,恣意发泄我的情绪,伤害家人的心灵。
  通过修学,我知道了心是人生的导演,心也是幸福人生的关键。我开始从自己的内心找解药、找治疗方法。佛法强调因缘因果,如是因感如是果。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儿子不喜欢书法,我以“为他好”的理由强行帮他报;妻子月底工作忙了点,我指责她不顾家庭;父母舍不得倒掉剩饭,我批评他们不懂得养生……我认为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不懂我的良苦用心,都是他们在拖这个家的后腿。通过修学我才知道我是一个多么严重的病人,得了“我执癌”,每天把自己的情绪癌细胞释放出来伤害身边最亲近的人。真正在拖后腿、需要接受治疗的,原来是我自己。
  同喜班的很多课程非常贴合我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通过自修可以学到佛法对身边现实问题的看法,从而调整和修正自己原有的错误观点。然后通过小组交流把自己没能理解的地方彻底搞懂。到了班级交流可以听听辅导员的修学引导和其他师兄的实际运用心得。经过这三部曲便可以获得并安住于正见。真正认识到是自己的问题后,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首先在内心深处真诚地检讨自己对家人的伤害,希望在日后的生活中能够有智慧、有慈悲地关爱他们。关爱之前先要问问他们是否真正想要,而不是我主观给予。儿子喜欢科学小实验,我就在网上搜索能在家里做的实验;妻子加班出差,发个短信提醒她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面对家里的剩菜剩饭,一方面提醒父母少做点饭,另一方面自己开着玩笑抢先吃掉。
  学佛后,最先受益的也是家人,他们感受到了我的变化。妻子看到我的变化后主动要求观摩我的修学情况。一次班级组织户外集体活动,得到允许后,妻子全程观摩了班级交流,之后主动要求跟我一起到西园参加了皈依法会,现在我们之间又多了一个“师兄”的称呼。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从撰写《佛法升级我的生命版本》到参加北寺塔的中秋联欢会登台演出,从为父母“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的每晚足浴按摩,到面对上百位听众的台上分享。这一路走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仿佛梦中一般。
  所以大家要坚信,我们一定都能成就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