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愿我无敌意,无危险……”这轻柔如潮水般的音乐响起时,禅意的清凉轻轻抚摸着我的心。我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 “愿我无敌意……”
  反观这个身体的主人,真的没有敌意了吗?他人眼中的我待人友爱、和善、宽容、乐观、开朗,但这是真实的、全部的我吗?如果是,为什么每当对境现前时,我那无明之火还是会蹭蹭地往外窜,甚至愈演愈烈?我内心的暴力、嗔恨、愤怒以及混乱的种子是否深深地隐藏起来了?只是我并不自知吧!我真的能够随时审视自己的内心吗?我真正能做到无敌意吗?我的内心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我不停地追问自己。
  想起之前在每天开车上下班的路上,遇到堵车、插队、慢车、横行的车辆,总会不自觉地抱怨。怎么能这样开车?会不会开车呀?真是菜鸟!自恃自己已有十五年的驾龄,且有着7年开手动挡车的经验,总是看不惯有人超自己的车。这时我通常会加大油门,显示自己超强的车技。有时为了赶时间,对于准备穿行斑马线的行人也熟视无睹,呼啸而过;面对黄灯的倒计时3秒,我也总是轰着油门一闪而过。其实这正是自己的慢心、嗔心生起之时。
  现在,每天早晚课恭听和修习《慈经》,在途中如果遇到每一位路人,无论是骑自行车、摩托车还是电动车的人,我的耳畔总会回想起“愿我无敌意、无危险……”的禅乐。
  “无敌意、无危险”让我放下了戒备与嗔恨,内心生起了慈悲与祝愿;“无精神的痛苦、无身体的痛苦”让我不再担心焦虑,也不再轻易生起对抗心。怀着一颗友善的心,小心翼翼地礼让行人安全穿过马路,谦让其它车辆插入前行道,安住在启动、踩油门、打转向灯、点刹车、驻车的每一个当下。由之前抱怨路人,转为祝福他们。不紧不慢,不急不躁,不气不恼,善意不断生起,路怒症居然不治而愈。打开车窗,用心闻着道路两旁被春雨浸润后的清香淡凉的空气,感受着春天和谐清新的美好信息,心顿时明亮起来。在途中随时观照自己并保持正念,不觉神清气爽,天地也焕然一新。
  同样的外境,因为心态的转变,曾经紧绷的心,曾经固有的对抗就这样轻松地化解了。因为修习《慈经》,心也逐渐安住下来。因为“无敌意,无危险”,清净心、慈悲心不断生起。感恩《慈经》带给我日益增长的慈心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