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看到众生受制于老病死,发心出家求道,经历了禅定、苦行等等求道方法,最终找到一条走向解脱的道路,即不沉溺于五欲六尘,也不疯狂自虐的中道。佛陀在求道过程中,经历多年艰难的探索,面对苦行没有退失,面对禅悦没有贪著,最终为众生开显了一条解脱之道。同样,导师也是历经了几十年内修外弘的深度探索,为大众创设了次第修学的学佛平台。在实现自觉觉他这个目标的过程中,佛陀、导师所付出的艰辛和花费的心血,是我难以想像和估量的,因此对二位智者的崇敬之心油然而生。
  之前经常会听到师兄们说:同愿同行,同走菩提道。其实一直不明白,菩提道是指什么?现在看来,菩提道就是导师为我施设的一条走向解脱的道路。通过修学和义工两套模式,逐渐调整我偏离中道的凡夫心,调整我偏于一端的知见,从而让自己面对生活的考验,能够客观对待,中正不倚。现在看来,三级修学其实就是导师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智慧结晶。一方面,导师传承了佛陀求道之路,并在此基础上,为大众铺设适合现代人的解脱道路。
  上周有位师兄因家庭情况暂时休学了,也许是对三级修学模式的不认可,所以当三级修学和世间的事情有所冲突时,最终选择了休学。这位师兄的示现好像在提醒自己,要正确了解和认识三级修学,要多思维自己在三级修学学佛的效果。同时,多思维三级修学给我带来的利益,比如增进了家庭的和睦,减少了内心的敏感和胆怯。经常进行这些观察修,不断巩固自己对三级修学的感恩心、珍惜心和依止心,以此来强化自己这颗求道之心。
  面对精进修学,也生起过疲惫、惰性的心理,但是看到两千五百年前的佛陀经历了六年的苦行,身体饱受痛苦,求道心丝毫不减。由此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贪求安逸的一个借口?根源是不是因为内在的心魔、内心的无力?身体固然重要,但一味地保护这副身躯,贪图舒适,就违背了此生来世间走一遭的意义。导师说,对治负面心理,还得从发心上着手。想起佛陀本生故事中,有很多割肉喂鹰、舍身饲虎的事迹,佛陀以他一己之躯,供养众生,这种无私大爱的胸怀和利他的慈悲心,每每读罢,都感动不已。但是,又会觉得太过遥远,是自己望尘莫及的。
  学习之后,发现这种信心的缺失,是不是也是一种心魔?从最根本的信心上,就被魔性干扰,这样如何才能发起大慈大悲,念念利益众生的心?如何才能放下对自己的执著?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我的修道途中,又有多少考验等着自己?但愿通过在三级修学的学习,不断树立信心,正确发心。
  从佛陀成道的经历看,佛陀是以禅定为基础,从而证得止息烦恼的智慧。说起禅定,对于妄念纷飞、把控不好内心的自己而言,实在是太遥远。有句话说:由戒生定,由定生慧。之前对于“戒”,只是狭隘地理解为戒律。现在看,可能导师已经把戒律的内涵融入到了三级修学的模式中,通过模式,推动我持戒,从而增长定力,引发智慧。比如每一次的自修、交流、定课、义工行,都是一次持戒的考验。因为面对每天的自修、定课,每周的交流,难免会生起各种魔性心理,比如想过逃课,也会懒得自修。如果能观照到这些负面心理,用正见去调整自己的认识,就是一次负面心理的降伏,一次克己守正的持戒,一次我执的弱化,修行的功夫也在这样持续的闻思修中不断得以增长。
  庆幸自己遇到佛法,结缘三级修学,让自己余生能够慢慢往中道、正道、菩提道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