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85后,极具个性,又生长在一个非常张扬个性的时代,所以我这个生命就被塑造成了一匹野马型。曾经那个没有信仰的我真的想过,道德值多少钱呀?现在谁不是向钱看呀?道德只是约束好人的。我如果去遵守道德,我就是一个吃亏的人。在这样的思想驱使下,我逐渐觉得,坏孩子威风凛凛,受人追捧,那我也做一个蛮横无理的坏孩子吧!
  在经历的了社会的捶打后我发现,坏孩子并不吃香,会制造很多问题,我感觉有些承担不起。于是我发愿,做就做个招稀罕的人。这样一条座右铭挂在我的QQ签名上,坚持了好几年。
  我回忆起母亲从小教导我见人要打招呼,不能铺张浪费;父亲教我要诚实,不能贪图他人之物。现在想想这都是对我非常好的道德教育,怎么才想起来每条都有用呢?这样去做事我受到很多人的欢迎,也收获了好的工作,同时也收获了家庭。
  成家后我也标榜自己做个人人夸的好儿媳,好媳妇,好妈妈。用很多高标准要求自己,站在众人夸赞的舞台上我很享受,感觉自己就像天使一样,带着光环。
  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家里出现各种矛盾,我发现我这个天使处理不了。并且积压了很多负面情绪,直到爆发,最后离婚。之后的几年里我过得不太好,心情不好,身体不好,一切都不是很顺利,经常和父母吵架。因为我觉得我都这么惨了,哪有心情做什么好人,我先舒服了再说!我发现在那个时候,因为缺少因果观,道德约束对我是没有力量的。
  在那段浑浑噩噩的日子里,我不想继续过那种不愉快的生活,我想挣脱,我想出离。在这样一种信念下,我接触很多年长的人,听她们讲人生经验;接触成功人士,听她们讲处世之道;接触学习智慧文化的人,听她们讲因果,听她们讲智慧文化如何能帮我解决困惑。后来我走进了三级修学。
  刚进入修学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还是被很多烦恼琐事、生活压力、世间舆论所牵扯,以及强大的慢心影响着我无法安心修学。我不知道什么叫做高僧、大德,不知道这些书好在哪里,不知道上这个课的意义在哪里。好在我有一群伙伴,她们关爱我、陪伴我、帮助我,渐渐地我融入集体,承担各种义工岗位,就这样培植了福报,同时在义工行中也听到了很多分享,看着大家欢喜的笑脸,听着大家讲述收获,我的心逐渐安稳下来。
  但生命的恶性肿瘤没有去除,不良状态还会反复。有一天我感觉自己又要崩盘了,抱着一丝希望我给让我参加修学的师父发了一条短信,向师父诉说,我能否走出来,变成一个可以帮助他人的人,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师父只回复了我一句话,这句话点燃了我生命的希望。师父说,“只要走在三级修学这条路上,你一定可以的。”现在回忆这句话我依然泪目。在这句话中我看到了师父对我的慈悲,看到了师父对我的信心,最重要的是,看到了师父对三级修学的信心。与之相比,我心生惭愧。因为我对法、对修学没有信心,才会产生诸多焦虑烦恼。我决定听师父的,试一试。这一试让我尝到了法喜。
  在修学中,导师对每一课的安排都是有次第,有系统的,有深思熟虑的安排。当我以信心和恭敬心对待三级修学后,我发现每一课的学习都令我有很大收获。渐渐地,我学会了很多如法生活的正见,学会了很多佛法看世间的角度,从而重新建立了对智慧文化的正确信仰。
  比如,过去发生一件事后我会整个人都沉在其中,不知如何是好,尽是烦恼。但是现在我会以学过的正见来解决。世事无常,不论发生什么事,首先要接纳。如果不接纳,就是痛苦的放大器,结果会越来越不好。事已至此,早些选择接纳才是明智之举。接下来要用智慧转化,我要思考造成这个结果的因是什么?以后要如何避免?
  又比如,我现在依然是离异状态,但通过学习智慧文化我认识到此生只是生命长河的一朵浪花,这让我减少了很多对之前那个家的粘著,减少了嗔恨,开始与之平静相处,并把对方作为众生一员,都是我发愿要接引帮助的对象。
  再比如,我的生活困境也依然存在,但我认同了因缘因果这个道理,开始从因上努力,减少不必要的花销,不再为满足欲望奔波,收获了较为清净自在的生活。
  智慧文化从全新的角度让我去看世界,看问题,所以说信仰使我拥有了超然的心态,也让我再一次想要做一个招稀罕的人,一个拥有慈悲大爱的人。
  我相信,只要在智者的引领下,就这样一步一步向前走,总有一天我会走出无明,见到温暖的太阳和湛蓝平静的大海。
  走在这条路上,未来我会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