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日下午的苏州,阳光晴好,白云穿梭。走出高铁站的我,心情如此刻的天空,一片明媚,但依然还有浮云游荡般的一丝忐忑。
  乘出租直奔西园东门,一路畅通。下车后,带着隐约不安的心,走向那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小门。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独自参访西园,陌生感一定是有的。       
  当我的双脚踏入西园东门的那一刻,志愿者如春风般的笑脸,把心中的陌生感扫走了一半。她和他如同接力运动员一样,一棒接一棒没有间断地把我接引到我的宿舍楼前。最后一位美丽的志愿者坚决地帮我拎起了行李,我当然执意不肯,但实在拗不过她呀!她就这样一直把我送到我们负一层的宿舍里,我除了真诚的感谢外,无他物可赠。

宿舍

  我们的宿舍在负一层的地下室,十人间、上下铺,铺上的装备就是三件套和硬板床,重要的是这三件套必须自己打理。走进宿舍时遇到了安洁,她是我唯一在读书会认识的人(且只听过声音)。因为昨天已经到来,所以她的床铺完全弄好了,一脸快乐地跟我打招呼,然后就出去了。我站在床前愣了一会儿,就开始工作了。其实这些活儿是信手拈来的,家里也经常做,只是对于这狭小的空间,内心有一点儿荒凉感。多少年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了?遥想学生年代的宿舍,那时正值青春年少,而今已是彻头彻尾的中年人,也要与未曾谋面的朋友同住这样简朴的房间,这真是考验呀!可这是要考验我们什么呢?艰苦朴素的能力吗?还是互助合作的友爱呢?

吃饭

  过堂吃斋饭,对于我不是太大的挑战,这种规规矩矩的方式和恭恭敬敬的状态是我喜欢的。我本来就是素食者,所以饭菜也是习惯的,我唯一的缺陷就是吃得太慢。对于其他师兄来说,也许这是细嚼慢咽的锻炼,对于我则是提速的锻炼。所以我一般都尽量不添饭菜,因为一旦添加饭菜,我一定会留到最后的。

入寝

  这对我是个大考验,因为长期以来习惯了宽敞、舒适、自由散漫的生活,突然要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自给自足地打理自己,而且还有时间限制。每天上完课就已经八点多了,这时候会快速地为家人发信息报平安,所以还会在一楼门口逗留一会儿(地下室没信号)。及至到达宿舍就接近九点了,而洗漱的地方又是集体空间。
  第一次洗漱,我是顾此失彼的。慌慌张张跑洗漱间刷牙,没拿杯子,懊恼;之后又急急忙忙地去洗脸,忘拿擦脸毛巾;最后在心里千叮咛万嘱咐自己一定要带全物品去浴室,结果没带浴液……不管怎样,最后终于完成了洗漱,可以入睡了。
  这是许久以来第一次这么早上床,身下的床板硬硬地对抗着骨头,经过几次辗转反侧,自己也酣然入梦了,这是最令人欣慰的,尽管实际入睡比熄灯晚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但能睡着就是胜利。

早起

  这绝对是早起,因为凌晨四点半,宿舍长就悄悄起床了。她为了不打扰到其他人,用手机为自己照亮,一切动作都轻柔无声,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大家多睡会儿。这位美丽的大高个儿,境界也是一样高呀!
  我的睡眠很轻,而且惦记着早起,所以听到一点儿细微的声响就立刻清醒了,于是一骨碌坐了起来。隔着黑四下一看,舍友们也都起来了。灯也顺势开启,大家兴奋地忙碌起来。这个起床时间,是我平时从来不会实施的,除非赶飞机。
  如果搁平时,洗漱打扮是需要花些时间的,但在这里,许多的粉妆都被除掉了。之前也许不打扮停当是不好意思出门的,但现在,洗把脸,涂上点儿润肤露就素颜出发了,这真的简单又省时。

日课

  日课的充实是出人意料的,从五点半进入第一个课堂开始,一整天时间里,几乎没有空当,有时吃饭、上课都是一溜小跑儿。当然中午会有一个半小时的午休,不管能不能睡着,我都会躺一会儿,但更精进的同学,则会利用这个时间去小读。
  每位法师的课程都是智慧又慈悲的,这不是套话,这是真切的体会。他们对佛理的讲解,既细致入微又体谅关照,他们的声音也如春风细雨,委婉亲切、灵动感人。当然我需要对第一天上午的课程作忏悔,因为作息时间的严重改变,我几乎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听完的,尽管努力咬着嘴唇想让自己清醒,但因为困的昏沉,让大脑连咬嘴唇的命令都发不出来,所以,要真诚忏悔。
  对于法师所讲课程,内心的收获是无法用一言半语说清的,那些娓娓的慧音已经浸入到了我的精神世界,与我的身心融为一体,并开始潜移默化地指导我的行为。

惜别

  当夜不闭户、食品共享的三天集体生活过后,全宿舍人的感情已经由生疏变得融洽而深情。当不得不离开的时刻来临,人们就有了一种难舍的感情。
  拥有同样信仰、同样追求,来自同一个地方的我们,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初来时的情形,突然有了一个领悟:学佛就是要懂得慈悲是什么。如果内心连同宿舍的道友都容不下,怎么可能去真心关爱其他众生呢?当自己连自己都不能照顾好,那就根本不可能照顾好别人。这是用体验的方式为我们上了一堂关于“慈悲”的课。
  第一批宿友在5号下午就回京了,5号下午也是结课的时间。剩下我们几个人就有了一段悠闲的时光,可以自由自在地游览一下西园的亭阁楼榭了,这是这几天最轻松的时刻。
  然而我们的脚步并没有悠闲多一会儿,就有人提议去参加师父们的晚课。说走就走。
  当我们来到大雄宝殿前,西园寺的全体师僧一百多人正在大殿诵经。那声音声声入耳,我们就恭敬地在门外合十站立,一直等到他们走出大殿绕行念佛,我们也就终于可以尾随其后,加入了这庄严的队列,一同行进……
  晚课结束,庄严之感萦绕心间,内心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因为没有全程参加,所以只有这部分的直观感受。

跟随

  有时候,人的美好愿望是会被佛菩萨听到的,比如希望参加一次完整的早课。晚上梁薇同学就兴冲冲地告诉我们,这个愿望可以实现,明早可以跟随师父们参加早课。听闻此事,我们都倍感兴奋,虽然前提是必须五点半之前到达大雄宝殿,但这个要求对我们来说已经很容易做到了。
  曾经想,这最后没有要求的一天可以任性地晚起,然而参加早课的愿望把任性排除了。
  6号的早晨,我们依然是四点多起床,洗漱完毕,五点二十准时出发,踏着黎明前的夜色走向大雄宝殿。
  本以为我们是第一批燃香敬佛的人,没想到当我们看见香炉的时候,两簇荧荧红光已经燃烧,有更早的人已经敬香了。
  恭恭敬敬地敬上香,向四方敬拜完毕,走向大殿。对佛祖恭敬礼拜,环绕大殿礼拜一周,最后恭敬地在侧旁伫立。

击鼓

  接近六点钟左右,一位年轻的僧人走入大殿,他庄严地走到大殿侧后方一面大鼓下,然后,一级一级地攀登而上,稳稳站住,双手拿起大鼓两侧的木杵,用力挥动双臂。镗!镗!镗!震耳发聩的巨响划破了茫茫夜色。这拼尽全力的鼓声仿佛是佛陀用力唤醒沉睡的众生。猛烈的击打之后,鼓声开始变密、变急、变快,咚咚咚咚咚咚!变成极速的共振,顿时感觉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是这密急的鼓声,让人无处躲藏。这耐心的呼唤仿佛是佛菩萨无处不在的慈悲,他一遍遍地唤醒你、召唤你。紧接着鼓声又变得强烈,强烈中加入了杵的撞击声,这棒喝的霹雳就是一种勇猛无畏和凌然无惧!这样撞击的鼓声一连循环三遍……
  我静静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默默地聆听着鼓声的起起落落。当他走下高凳,悠扬绵长的晨钟响起。这悦耳的钟声预示着僧团的早课正式开始。
  一百多人共同诵经的和声,仿佛响彻整个虚空,天地为之开朗,星月为之合唱,灵魂随之被清洗!
  当早课结束,走出大殿,是晴空万里的日月同辉。
  我想,如果不被鼓声敲醒,怎会听到悠扬的钟声?怎会听到智慧的佛法?怎会看到日月同辉和万里晴空?!
  后  记:

义工

  他们是我们周围的星光,也是我们身边的火把,更是为我们带路的向导。
  如果每天还为起得太早而挣扎、痛苦,那么他们的挣扎应该更强烈,因为每天早晨出发时,他们已经在那里一一等候了;如果因为饥饿而觉得吃饭有点儿晚,那么他们是更有饥饿感的人,因为每顿饭他们都要为我们守候、盛饭,最后才自己进食;如果你为了轻盈而不愿带雨具,可雨天又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已经想到了你的心思,一一为你分发雨衣……他们,是无所不在的存在,他们是无所不能的温暖,而他们就是普通的我们,在祖国各地有着普通工作的人。他们为了这一刻,跨越万水千山来到西园,只为给我们一次有力的温暖和守护。
  当最后一次被他们守护送行时,当他们用歌声拥抱前行的路途时,看着那一张张真诚、温暖面庞,他们脸上的微笑是在跟我们说:再见!突然,泪水流了出来,是感谢也是心疼,我深深地知道他们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