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一场新冠疫情席卷全球,让人类猝不及防。但是,中国率先控制住了疫情,恢复了生产。为了更好地防控疫情,我国研发出新冠病毒的疫苗,首先在一线人员中接种。作为一线工作人员之一,作为第一批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员,我对此做了思维。
  当上级领导宣布,我们作为特殊群体,优先接种疫苗时,我的同事们就开始议论纷纷。首先,这个疫苗是否有效?很多同事打算等一段时间看看再说,也就是让别人先试种,我们看看情况再决定。还有一种人认为自己的身体还不错,即使感染了新冠病毒,也能够在短期内治愈,没必要去打疫苗。甚至还有人认为,你们都去打疫苗吧,等你们打得差不多了,自然就形成了群体免疫,我也可以享受群体免疫带来的好处。
  对于各种想法,我在思维哪一种想法是如法的?作为菩萨道行者,会怎么想?我想自己虽然不能像白衣天使那样在这危难的时刻救助病患,但我至少不能给别人添麻烦。我如果被病毒感染了,相信以我的身体,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够完全康复。但是,在不知不觉中,我有可能传染给我的家人、同事以及亲朋好友,并通过这一渠道,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即使没有传染出去,但是为了防止疫情的扩散,政府又要花多少财力和精力去进行防疫隔离以及核酸检测!特别是我家中上有老下有小,他们都是容易被感染者,甚至会导致生命危险。
  经过这番思维后,我就报名了第一批接种疫苗。可是不巧,要接种疫苗的前两天我得了重感冒,自然也就无法接种。原本就不太坚定的心,似乎找到了借口,就想算了吧,以后再说。
  就这么过了一周,感冒也好了,我似乎把接种疫苗的事给忘了。一天在阅读《修心指南》中关于慈心的禅修时,我又在想,我这是一种什么心行?不又是一种典型的以我执为本色的凡夫心吗?我又思维:如果因为疫苗的副作用,导致我个人的身体出现问题,这本身就是缘起的,也是以前业力的显现。但是,如果因为我不知不觉地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甚至导致严重后果,给社会造成严重问题,我就是在造恶业,这是我无法承受的果。
  思维至此,我毅然去接种了第一针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