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我们学习了《佛教的环保思想》,导师深入浅出地道出当今生存环境不断恶化,始终不得逆转的最根本原因在于人类的三毒——贪、嗔、痴。人类只有克服贪婪,建立正确的生活方式,明白幸福的真正内涵,深悟“依正不二”的思想,少欲知足,从心灵上净化自己,才是解决环保问题的真正治本之策。
  回想一路走来,自认为不是一个物欲很强的人,虽然年轻时也曾有过一段时间,总觉得“衣柜里少了一件衣服”,也曾为了工作需要参加一些不得已的应酬,但要成为“灵魂有香气的女子”这一观念一直根植于心,总觉得如果少了点内在与风骨,就如飘摇的飞絮,划过的是瞬间的美丽。所以,也曾一度对着先生自嘲:唯我这女子难养也。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积淀,更觉得回归简单、回归自然的惬意和美好。所以,只要有空,周末便会和先生一起寻山问水,遍访古镇;或围炉煮茶,徜徉书海;或在水之涘,静坐听橹;或邀约一二,畅怀闲谈。非必要的社交和应酬也是能推就推,所用物件也是能少便少,而所食也是保持有时有节便可以了。
  有时看到朋友在为体重发愁而减肥时,也会暗自窃喜自己一二十年前的衣服居然还能穿得得体。更觉得怀有一颗简单、自然、感恩的心,将身心融入大自然,真正享受大自然赋予的一切,才能真正体悟到天人合一的快乐,身心才是最自由最放松的。而这种感觉,我想也是作为一位中医人应有的情怀和状态。
  而今有幸听闻佛法并安住于三级修学,让我在繁闹喧嚣的俗尘中,又多了一处可以安放自己的心。所以学习此课时,我感受到导师所说与我内心契合,非常欢喜,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心法相应”的法喜吧。但是学完之后再细细对照和觉察,深感自身还有很多不足,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空间,包括认知与行动。
  首先是认知方面。以前面对社会上诸多不环保的行为,比如乱扔垃圾、随便吐痰、工厂乱排浓烟污水、催生速成含有激素防腐剂的食材等等,只是肤浅地认为是个人和企业没有修养和道德的表现,并没有深入思考过这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人类的贪婪,而这种贪婪带来的幸福感只是物化的、暂时的、不究竟的。并没有认识到环境之所以日益恶化,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的共业之作,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始作俑者。更没有意识到,在感恩、尊重和爱大自然的基础上还要进一步升华人格和心态,来培养自己对自然、对世间万物的慈与悲,这才是对自然最有力的保护,才是实现人间净土的真正力量。更觉得以上诸多自以为是的良好感觉不过是一种小我情怀。
  其次是行动方面。在我将自己定义为自然人,并决定付诸行动的同时,我也陷入了思考:如何去影响周边更多的人成为自然人?前几日,我与朋友感慨,如今环境污染太严重,农耕田地越来越少,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高楼林立让人压抑,要是每个人都不那么贪婪就好了!朋友却说了一句:那又怎么样呢?光你一个人做好又有啥用?还是现世行乐吧!我竟然不知用什么方式把导师的环保思想与她一一道来。说教?像引导学生一样?以我对她的了解,朋友未必想听。
  这时候我想到了元旦前朋友刚好做了一次肠镜,摘除了两个息肉,而朋友偏好肉食、喜好重口味的饮食习惯便是息肉生长的原因之一。佛法引导我们要用缘起观来看问题。导师说,人类往往因为自身需求来决定动植物的命运。那么从朋友关注的健康角度,来帮助她改变生活方式便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这不仅可以帮助朋友有效节制对肉食的欲望,还可以减少息肉再生长的概率,最关键的是,可以减少对动物的杀戮,更好地保护社会和自然的资源。而这不也正是很好地运用了导师所说的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自身利益和社会利益是一体的佛法观点吗?
  所以,我想,当目前我自身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来引导周围的人修习佛法,来更究竟地深悟佛教的环保观时,作为一名医者,我还可以运用自己的专业来善巧、间接地播种一些环保的种子。
  我坚信导师所说的:人与人、与自然的关系,自然与自然的关系,都是相互影响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也坚信,唯有保护自然,才是获得幸福的必要前提,不论是直接或间接的保护。我也更加坚信,一切都是众缘和合而成的,终究会有那么一天,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环保行动中,而关键就在于我们当下的心行。只有观念转变了,心灵环保了,循守“依正不二”的思想,才能让我们的生存环境不再恶化,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