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是一条道路,一条通往觉醒、解脱的道路。三级修学也是为完成这条道路而施设的。运用所学法义来训练和改变内心,这个过程就是禅修。
  大家都知道贪恋财色名利不好,其实贪睡也是一种贪,也是一种不良习惯,也应该戒除。
  以前上班的时候按时起床,日积月累形成了习惯,退休后却随意了。白天作息不规律,也就带来了第二天起床的一再滞后,慢慢地形成了不良习惯。
  修学后,因为有早定课,我不得不调整作息时间。觉得既然参加学习,就应该遵守约定,改变错误的串习。改变的过程是痛苦的,为此,我还曾向让我修行不精进、喜欢睡懒觉的“冤亲债主”忏悔,忏悔累世对他们的伤害。经过大半年的努力,养成了早上六点起床的习惯。
  进入春苗班做义工后,我必须5点半起床,才能在洗漱完毕后,叫醒大家,保证在六点一刻准时参加早课。这对我着实是一种考验,尤其天气变冷后,还有偷懒的想法作祟。我想一个组有四位义工,偶尔缺一次也没事吧。导师说:独处时,如不注意,容易被凡夫心左右,修行要让正念贯穿二六时中。真的是一针见血,说中了要害。在正向和负面两种观念对峙的时候,我反复观察思考:每天都有那么多位学员上线晨读,他们的意志来自哪里?通过观察发现,起不起床其实只在一念之间,只要起来了,并没有“困得起不来”的那种感觉,只是心魔在作祟罢了。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关键在于改变我的错误观念。
  进一步,每当偷懒的念头出现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如果不参加早课,对得起主持人的承担和付出吗?也会提醒自己:如果我们义工都懈怠了,怎么带动其他人?经过反复地观察思考,最后将自己安住在正确的认识中,每天要保证五点起床。经过四个月的训练,自己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临近春苗班结业,我担心自己已经养成的良好习惯又被打回原形,怎么办?我要求自己不断地思维睡懒觉的过患:导致身体衰弱、影响胃肠功能、破坏生物钟效应、妨碍神经系统正常功能等,还浪费早上大脑清醒的时光。还要求自己反复思维早起的利益:我要继续用早读的时间,跟随导师修习皈依,给自己制定一个诵读计划,坚持下去;思维早上不睡懒觉的话,会有更充裕的时间去做更多的事情。
  怎样落实?思维导师每天很早已经起来修行,思维辅导员5点一过已经起来修行。早上的心情很重要,如果我不睡懒觉,就会将事情安排得很好,且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整个心情也是轻松的。为了使自己不因早起而感觉困乏,必须抓住睡觉的黄金时间,保证晚上10点前睡觉。
  马上要进入同修班了,坚持早起这一良好的习惯,背诵《略论》的时间就有了保障。我希望班级更多的同学能加入早起的队伍中。
  自己在早上起床这件事情的变化,也是日常生活的禅修。通过反复的观察修和安住修,我的观念、心态得到了改变,也获得了良性的生命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