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李叔同的艺术人生公益文化沙龙

文 | 法树    摄影 | 法吉

  1月2号早晨7:30分,杭州的天空分外蓝,圆月像白玉还挂在天边。虽然遇到了年度最大降温,但是在西溪书院,却分外温暖,因为今天这里将举办一场“一轮明月耀天心”——李叔同艺术人生文化沙龙,如此的应情应景,很有缘分。本次主题沙龙由杭州学思文化交流中心主办,若水公益与弘光公益共同承办,普陀山易德园倾情赞助。
  沙龙特邀资深电影制片人单勇老师为分享嘉宾,带领大家一起走近中国近代文化大家弘一法师的一生,感知他从钟鸣鼎食之家出生的富家公子,到名重一时的翩翩才子,再到遁入佛门、重振南山律风的苦行僧的寂定人生,从中观照艺术、观照人生,思考生命的觉醒之道。

  李叔同的艺术人生公益沙龙自2019年初在苏州西园寺拈花堂首讲以来,已在全世界各地中英文巡讲多场,反响热烈,深受世界各地华人和热爱东方文化的西方人士的欢迎。此次“触电”杭城,首次为杭州的艺术家们带来觉醒艺术的分享。
  主讲人单勇是资深创意人、传播专家、电影制作人,成龙先生2019年春节档贺岁电影《神探蒲松龄》的第一制片人。他留学英国多年,曾担任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制片人,爱奇艺影业净缘工作室负责人、制片人。经过欧洲、北美各地区的沙龙呈现,此次“一轮明月耀天心”升级为最新版本,在表现手法和艺术呈现上进行了完善。
  学习中国近代艺术史的人都知道,有一座“绕不过的山峰”,他就是李叔同。李叔同(1880年10月23日-1942年10月13日)字息霜,别号漱筒,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李叔同父亲是进士,爷爷是巨商,家庭提供了优越的生活成长环境。当时正值社会巨变,东西方文化交流激荡,时代提供了孕育新思想的土壤。他与黄炎培、邵力子、谢无量等从学于著名教育家蔡元培门下,后留学日本,为学业、学术奠定了基础。与吴昌硕在西冷印社从事金石创作,与柳亚子、夏丏尊、马一浮是好友,著名漫画家丰子恺、著名音乐家刘质平是他的学生。用今天的话来说,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上有名师,下有高徒,开启了传奇的一生。
  弘一法师与杭州渊源颇深,1913年受聘为浙江两级师范学校(后改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音乐、美术教师。1918年,39岁的他在虎跑定慧寺正式出家。本次沙龙在杭州西溪举办,所以大家心情分外激动。

  活动以一曲《送别》开场,满堂来宾端身正坐,专业歌者松月老师现场演唱李叔同创作的作品《梦》《祖国歌》《落花》等经典曲目。主讲人单勇老师以时间为纵轴,艺术成就为横轴,具体作品为切入点,现场通过音乐、绘画、电影、书法与朗诵,多层次立体地展现了弘一大师精彩的艺术人生,把大家带入了那个跌宕起伏的时代,真切地感受到弘一大师智慧慈悲的高尚品格。
  除了开场惊艳的《送别》,大家还有幸听到了三十年代黑胶唱片中的一首美国原版歌曲,通过单勇老师讲解,才知道它是由美国传到日本,再经弘一法师改编填词而成为流行的经典。老师还分享了歌曲中感人至深的友情故事。

  除了音乐,还有诗词朗诵与欣赏。单勇老师对弘一法师文学创作深入分析,从早期的古言诗词风、离骚体到晚年白话文和近体诗,在创作风格的演进中,细致感受弘一法师几个重要阶段的变化,让人豁然明朗,启发良多。
  勇者无畏,爱是慈悲。“这样一位什么都做到第一的人,什么都做到严谨的人,为什么抛弃了世间的功名利禄、离别亲情而出家?”单勇老师一连串的提问,大家陷入了对人生的思考。从后面的书信中,我们得知弘一法师原来是为了众生追寻大道,觉悟生命的智慧,大家也更能体会到弘一法师所说的“爱是慈悲”的深刻含义。

  现场展示了多幅弘一法师的书法作品。市面上很多书法名家的作品都遭到他人的临摹,甚至以假乱真,但能临摹弘一法师的则很少。究其原因,是弘一法师通过修行超越书法的法度规矩,逐心无我,达到了以无法为有法的境界。当时的鲁迅、郭沫若等文化巨匠都以得到他的书法为幸事。

  弘一法师虽出世修行,但也积极入世关心国家大事。日寇践踏山河,民族危难之际,他念佛不忘救国,时常诫弟子:“吾人所吃的是中华之粟,所饮的是温陵之水,身为佛子,于此之时不能共纾国难于万一,为释迦如来张点体面,自揣不如一只狗子…… ”同时他也十分关心教育,时常与弟子及好友商讨教育大计。据弘一法师的学生丰子恺回忆,法师经常说“先器识而后文艺”的道理,教育也好,文艺也好,首先要有“器识”,否则无论学问何等精通,亦不足道。
  最后单勇老师与大家再次深情共唱《送别》,歌声在西溪湿地芦苇荡久久飘扬,鸟儿也仿佛和着优美的旋律。一曲终了,大家久久不愿离去,或陷入思考,或热泪盈眶,或感悟人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弘一法师谱下的旋律,依然感动着我们的心田;写过的诗词,依然启迪着我们的智慧;歌颂的明月,依然照耀着芸芸众生。法师并未远去,他的智慧、慈悲与作品将永远与我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