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心的特点,就是无明和我执,以自我为中心,把自己对世界的错误认识当作是真实的。就这一点,我都花了很多的功夫才搞明白。
  刚修学的时候,对辅导员反复强调的真诚、认真、老实,我很不以为然:小朋友都知道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个太老套了吧?特别是听到辅导员说“我们都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时,更是充满抵触,心想:你自己觉得是重病患者也罢了,不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嘛。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是蛮健康的。
  这样的态度导致自己在修学上走了不少弯路。后来才明白,导师之所以强调这样的定位,是特别针对当今时代,千千万万像我这般无明的人。随着修学的深入,我才渐渐认识到那个真实的自己:一个充满了我执我慢,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还自认为知书达理的自己;一个成天在贪嗔痴的漩涡中打转,却还以为过得不错的自己;一个看起来活得潇洒自在,实则常常迷茫而悲观的自己……
  这种生命状态不是一个重病患者又是什么呢?
  认识到这些问题,我调整了修学态度,才慢慢真正感到了于法受益。在进步的同时,觉得自己病者想和疗病想应该建立得差不多了吧?
  然而,一场流感才让我真正看到差距。在疫情肆虐的时期,突然的发烧、咳嗽让我惊恐不已,直到确诊流感并按医嘱服药,症状开始缓解才略微宽心。几天来坚持服药,情况也在持续向好。
  有一天半夜醒来,突然想起睡前忘了吃药。那时也不顾天冷疲惫,一骨碌翻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把药吃了,才又放心地睡下。
  后来想起这件事,不禁让我生出很多的感触:导师说,理解有肤浅和深入之分。很明显,我对流感的理解就很深刻,也很清楚没有按时服药的后果,所以无比重视。
  生活中的感冒与生命重病,孰轻孰重不言而喻。然而,平日为了些生活琐事,经常耽误自修时间,出现少服甚至漏服药的情况。这时自己非但没有这么紧张,反而总能找到很多“合适”的理由来开脱。更没有想过要半夜起来把漏服的“药”补上再睡。这么大的反差,只能说明我对病者想和疗病想实际上还停留在肤浅层面,根本没有从内心深处真切认识到生命重疾的危害与迫切。相反,还觉得时间挺多,不急这一时,明天再说吧……
  通过这件事情,我认识尤为深刻。“真诚、认真、老实”,就算成天挂在嘴上,不落到心行就是一句空话,这样修学无法受益也就不足为怪了。
  重新打开书本,翻到我已经学过很多次的八步三禅,当我一字一句地去学习、聆听,才发现这原来认为简单的课程,越学越觉得深奥啊!同时也发现自己不管是理解还是运用,都还差得很远很远!
  不过,发现差距的同时,也让我感到了自己的进步。在感叹导师的智慧的同时,我更加坚定了安住于三级修学,用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来治疗重疾、改造生命的决心!